分包背后隱藏的法律風險

建業科技2017/05/09

  我國建筑市場向完善的專業化分包體系發展是一種必然趨勢。近年來,國內建筑市場的競爭日益加劇,工程項目管理模式趨于規模化,工程項目往往具有周期長、工作量大、資金需求量多、專業分工細等特點,單靠總包單位自身的力量難以完成合同約定的工作量,需以分包形式讓其他方加入到工程建設中來,增強自身履約能力并分散風險。但是,由于分包隊伍的良莠不齊、施工企業在分包管理上的忽視和漏洞,使得涉及工程分包的法律糾紛層出不窮。 

  一、違法分包的法律風險 

  2005年2月,某工程局將部分開挖工程分包給一建筑隊施工,黃某被建筑隊聘為工地安全員。工作中黃某被下落的石塊砸傷,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黃某將建筑隊負責人和工程局共同告上法庭。法院經審理,認定建筑隊沒有施工資質,不具有工程施工的資質和能力,工程局系違法分包,故判決工程局承擔事故責任。 

  風險提示。《建筑法》《合同法》都明確規定,工程發包時,分包單位必須具備相應的資質。只有具備相應資質,才具有從事建筑施工的資格及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否則,一旦發生糾紛后,不具備相應資質的分包單位不愿承擔責任而引發訴訟,作為發包方的施工企業就可能面臨因分包行為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而被法院認定分包行為無效,最終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防范措施。施工企業在進行工程分包時,要依法嚴格進行。依據《建筑法》及《合同法》規定,建筑工程可以分包,但不允許轉包。同時,施工企業在發包工程時,要注意工程分包須同時符合五個條件:須經業主單位同意;主體工程不允許分包;不允許肢解分包;分包方須具備承攬工程的相應資質;分包方不能再次分包。 

  二、材料出具失實的法律風險 

  2006年3月,某工程局作為發包方與某路橋公司簽訂一份合同,約定將一部分公路開挖與支護工程分包給路橋公司施工。完工后,工程局出具了一份《路橋公司工程量結算單》。事后,在辦理付款手續時,卻發現了一張路橋公司施工期間領取的16萬元材料款的單據,該筆款項并未在已出具的結算單中扣除。工程局主張該筆款項在支付剩余工程款時應予扣除,而路橋公司不同意。協商未果,路橋公司向法院起訴,要求以出具的《工程量計算說明書》結算工程款。法院經審理,認為工程局出具的結算單是真實有效的,故判令工程局予以還款,至于領取的16萬元材料款,工程局可另行起訴。 

  風險提示。建設工程具有施工周期長、法律關系多、標的額大、人員流動性強等特點,涉及到投標、履約、竣工、驗收及結算多個環節,因此對各類合同、往來函件、簽證單、驗收單、結算單、對賬單等證據材料的妥善保管、存放,以及定期對相關數據的查驗、核實就非常重要。否則,就有可能出現到訴訟時才發現關鍵證據找不到,或出現所提供的證據材料數據不正確的情況,導致合法權益得不到維護。 

  防范措施。安排專人對文檔材料進行保管,安全存放,責任到人;根據文件重要性程度進行分類保管;對各類文檔材料做到分類明晰、擺放有序;填制文檔保存一覽表,需要時能夠及時、準確地提供;基于項目施工人員流動頻繁的特征,在辦理文件資料交接時,做到工作移交到位、資料交接齊全,對未辦結事項及特別事項更應充分說明。 

  三、工資發放監督不力的法律風險 

  2008年5月,某工程局將一部分混凝土澆筑工程分包給一包工隊施工,包工隊負責人為劉某。工程局對劉某所代表的包工隊付款時一直采取預借款的方式,再由劉某發放農民工工資。后劉某因施工組織不當導致虧損,擅自攜款而逃。農民工拿不到工資,便到工程局所在的項目部索要,又到業主單位和政府部門反映。當地政府出面,指出項目部通過劉某發放農民工工資是違法的,督促、責令項目部將這部分農民工工資進行發放。無奈,項目部只得墊付了農民工工資。 

  風險提示。包工頭拖欠工資的惡劣行為不僅令許多農民工拿不到辛苦錢,也讓一些作為發包方的施工企業蒙受了不白之冤。按道理,作為發包方的施工企業對包工頭所雇民工并不負工資管理上的義務。然而國家及相關政府部門從穩定及建立和諧關系出發制定相關政策及法規,2004年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發布的《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企業應將工資直接發放給農民工本人,嚴禁發放給‘包工頭’或其他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和個人”。發包方墊付工資后,再向包工頭追償幾乎無望。

  防范措施。選擇有資質、履約能力強、信譽好的施工企業作為分包隊伍。這樣,不僅工程施工質量、進度有保障,而且,也意味著其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有保障。即使負責人攜款而逃或惡意拖欠,但“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其所在企業仍須承擔責任。發包方應監督農民工工資發放,約定履約保證金或質量保證金,對工程款支付進行控制,嚴禁超付資金,監管分包方資金流向。這些措施均能有效防范分包方工資發放的法律風險。 

  四、合同簽訂審查不嚴的法律風險 

    2008年5月,某工程局云南項目部在施工中將一部分輔助工程分包給某福建公司施工。因福建公司工期滯后,項目部經催促無效后依約解除合同,并致函該公司。但該公司回函卻聲稱未對任何人授權,有關的委托書、印章均是偽造的,其并不知情。經查閱工商檔案,發現對方所蓋公章與工商機關備案的不一致,始發覺不法分子是以偽造的委托書、公章與工程局簽訂的分包合同。最終造成工程局主張權益困難。 

  風險提示。一些不法分子為了達到與總承包公司簽訂分包合同的目的,往往通過偽造資質證書、印章、授權書來洽談合同,如果我方沒有進行合同簽訂前詳細的資信調查與核實,便很難發現對方的造假行為,繼而雙方將會以一份無效的協議做為合同履行的基礎。無疑,這將存在著極大的風險,一旦對方履約能力不足出現質量、工期或惡意拖欠農民工工資等問題,不法分子往往將責任一推了之,甚至逃之夭夭,最終出現索賠無門的結果。 

     防范措施。在合同簽訂前,一定要做好對分包方資信情況、簽約資格及履約能力的審查工作。嚴格審查分包方的營業執照、資質證書和安全資格證書等證件,可以要求對方提供,也可到工商部門查看其工商檔案;審查有關經辦人的授權委托書,授權事項、授權內容及授權期限是否明確;審查分包方的人員素質、機械設備、資產負債狀況,通過這些審查,了解分包企業的施工實力,判斷分包方是否具有履約能力。

  五、印章管理不善的法律風險 

    2004年8月,某工程局在一政府辦公樓基礎工程施工中,將部分工程分包給某施工隊施工,該施工隊又將這部分工程轉包給山西一建筑公司(簡稱山西公司)施工。但簽訂合同時,該施工隊卻打著工程局下屬某工程處的名義,將借得該工程處的一枚作廢公章蓋在合同上。時隔四年,山西公司以拖欠其19萬工程款為由,將工程局告上法庭。法院審理后認定欠款屬實,合同上所蓋公章表明合同主體為工程局下屬某工程處,故判定工程局承擔還款責任。 

     風險提示。公章是法人權利的象征。在司法實踐中,是否蓋有公章往往成為判斷民事行為是否成立和生效的重要標準。法律規定,公章在單位被注銷或被撤銷時,應依法履行相應的公告手續,并及時銷毀。本案中公章的變更或作廢系企業內部行為,外人不可能及時知道,因此法院從保護善意第三人的角度出發,判決出借或出讓公章的工程局承擔償還責任,是有相應法律依據的。 

    防范措施。印章要安排專人保管,建立嚴格的用印審批和備案制度;禁止出借、出讓公章,或給他人出具蓋有印章的空白合同或介紹信;作廢的公章要及時銷毀,還應在相關媒體上公告聲明;禁止以財務章代替行政章;使用公章時行為要規范,防止出現合同有蓋章而沒簽字、有簽字而沒蓋章或合同所蓋印章與合同主體不一致的情況。

  六、命名不規范的法律風險 

     2004年,某工程局將一部分土石方運輸工程分包給一王姓包工頭施工。完工后,進行結算并結清了工程款。時隔幾個月,當地村民以欠款為由將工程局告上法庭。經了解,該王姓包工頭在施工中,以工程局下屬的“土建二隊”名義出具欠條,購買了當地村民的建筑材料。而所謂的“土建二隊”是工程局為管理上的方便而內部進行的命名。盡管工程局反復闡述施工隊與其沒有任何隸屬關系,但法院根據相關資料認定“土建二隊”是客觀存在的,故成立表見代理,判決工程局承擔本案債務。 

    風險提示。一些施工企業在分包管理中,為了內部管理方便,將一些分包隊伍納入下屬序列進行命名,臨時將一些外協隊伍命名為“第×工程處”“土建×隊”“第×工區”等,有的還以文件、會議紀要、發放工牌、安放標志牌等形式進行“序號”管理。一些不良分包隊伍便堂而皇之以下屬的“某某工程處”“某某土建隊”或“某某工區”等名義對外簽訂合同或購買貨物,發生債務后便往發包單位身上推,而發包單位也極有可能因“表見代理”而承擔法律風險。

     防范措施。禁止施工企業或下屬單位對外協分包隊伍編排序號或命名進行管理;注意施工企業內部的一些文件材料、會議紀要、結算文書等勿流失到分包隊伍手中;由企業的合同管理部門對分包隊伍實施統一管理,為每家分包隊伍建立檔案,對一些誠實守信、工程質量良好、實力突出的分包隊伍,登記在優秀分包隊伍名冊中,與之保持長期合作;反之,對一些欺詐蒙騙、工程質量低劣、甚至惡意訴訟的“劣跡”分包隊伍,登記在“黑名冊”,在分包工程時堅決予以摒棄。

  更多信息請訪問:http://www.pfzpaq.live/

周一至周五 09:00-18:00 電話:400 - 021 - 3600

新疆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